这双手是怎样炼成的——记宁夏庆华集团园林管理处处长高传礼

来源: 宁夏集团
编辑: 王涛
发布时间: 2016-09-09
访问量: 6889

   今年是高传礼来到宁夏庆华的第十年。他来自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五十开外的年纪,个头不高,皮肤黢黑,高鼻梁,高额头,见人总是憨憨地面带笑容,在人群中普普通通的很不起眼。倒是他的那双手,确确实实与众不同。

    2016年6月4日,中国庆华集团董事长霍庆华来到宁夏庆华集团检查工作,在蔬菜基地遇到了宁夏庆华园林管理处处长高传礼。握着老高的手,董事长感慨万分:“大家都来看看老高的这双手,如果庆华员工都像高传礼这样,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十年如一日地尽心付出,庆华事业一定大有希望”。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高传礼的手上,这是怎样的一双手啊--手掌上老茧摞着老茧,纵横的掌纹与伤痕毫无规则地交织在一起;手背上的皮肤满是木锉般的皴皮,泛出灰白的颜色;粗壮变形的手指难以合拢,虎口的皱褶干瘪地叠在一起……

    就是这双粗糙的大手,用十年时间在太阳山荒漠建起了千亩“庆华后花园”,绿化林带、经济果园、苗圃花卉、蔬菜大棚、养殖基地应有尽有,不仅改变了园区的生态环境,托起了宁夏庆华一道不忍错过的风景线,而且丰富了员工餐桌,为园区提供了绿色放心的食材。

    十年的摸爬滚打,十年的坚守苦干,高传礼干一行爱一行,他先后履职的四个岗位,皆因他的这双手而放出异彩。

    初来三亮相

    高传礼当过兵,入了党,干过国企,也干过个体,阅历比较丰富,来庆华时已经整整41岁了。可就是这个中年汉子初到太阳山仅两个月,就给大家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一亮相:召之即来

    2006年10月6日,中秋节,11时20分。常年在外跑车的高传礼早早地回到家里,准备与家人吃一顿难得的团圆饭。此时谁会想到,一个熟人的电话,竟成了他人生的又一个重要拐点。高传礼曾是武警战士,退伍后在某矿务局技校任保卫科干事,后又辞职当上了个体运输司机,虽说辛苦,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电话是宁夏庆华筹建指挥部总指挥郭敬华从太阳山打来的:“传礼,宁夏庆华在太阳山就要开工了,急缺人手,你来这边干吧。”高传礼与郭总还有霍董事长的父辈都是国家第一批支援大西北建设来到宁夏的,过去又在一个单位工作,几家人比较了解。高传礼知道,这些年董事长创建了内蒙古庆华、青海庆华后,企业发展势头正劲,现在听说要在宁夏再建一个新庆华,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一方面是对庆华的信任,一方面又有好友相邀,再一方面,仿佛有只上天的手把建设大西北的接力棒由父辈传到了他的手中,他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好,我去!”郭总说,正巧今天有辆顺路车,你要没啥事现在就过来吧。显然,郭总忙得已经忘了今天是八月十五了。高传礼嗑喯都没打一下:“没问题”。放下电话,老高难掩心中的兴奋对妻子说:“以后不跑车了,我去太阳山宁夏庆华上班了。”妻子用默契的眼光看着他,“这就走?”“对,饭不吃了,怕赶不上车”。随后简单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就出了门。高传礼的妻子深知丈夫的性格,无论他是在体制内上班,还是单枪匹马在南方跑运输,她始终默默地支持着他。尽管今天的变化来得这么突然,她依然还是用信任的目光和“家里事别操心,照顾好自己”的叮嘱为丈夫送行。

    六七个小时后,他来到了吴忠市太阳山移民开发区工业园区筹建指挥部。当天通知当天到,况且还是中秋节。当指挥部的同志见到脚穿黄胶鞋,身着迷彩服的高传礼时,丙戌年中秋的月亮正款款悬上天空。大家第一时间就相信了郭总的介绍,高传礼是条说干就干言而有信的真汉子。

    二亮相:来之能战

    2006年的太阳山是芜荒的,放眼望去没有一丝绿色。大地静的几天不见一只鸟儿飞过,初秋的太阳晒得沙土仿佛滋滋作响。面对如此艰苦的环境,高传礼竟然没有一丝打退堂鼓的想法,因为他知道,宁夏庆华的建设要在这种条件下起步,领导者的气魄反倒坚定了自己在这里干一番事业的决心。已过不惑之年的老高心里明白,这条创业之路会很艰辛,会付出很多,但庆华人的辛勤耕耘必将把宁夏庆华的宏伟蓝图“变现”在太阳山的荒地上。

    2006年10月7日,第一个任务布置下来了:要在2006年11月8日举行工业园区开工奠基仪式。要求在奠基仪式之前建成占地11000平米的彩钢房指挥部,要竖立15个4米×3米的大标语牌,搭建1个12米×4米的奠基仪式台,要在指挥部门前平整出近30000平方米的场地并铺设石子…… 一个月,只有一个月!望着这一片坑坑洼洼的荒滩,在许多人眼里,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高传礼不这么看,他说:“一切困难都是暂时的,只要干。”无需查证这是他从军时建立的信念,还是他自谋职业期间打下的烙印,总之在庆华的十年里这是他的口头禅,从奠基开始直到今天。他被委任为基建现场负责人,指挥协调施工队现场作业。他把工作量细化到每一天,一日事一日毕,只许超额,决不欠账。抢时间、争速度、保质量的工作是没日没夜的,开创者住工棚、战野外、伴风沙的苦与累成了家常便饭。他不是一个两手背在身后的指挥员,而是一个重活累活抢着干、身先士卒的将军,越是难干的事他越冲在前面,打地基、注水泥、搭钢架、平场地、铺石子、竖广告……工余还不忘用苦尽甘来的美好前景激励周围员工的斗志:整齐的厂房、高耸的烟囱、碧绿的湖水、气派的办公楼、一片又一片的绿树……这一切注定会在我们的手中诞生。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按时完成任务”。为此,整整30天,他没有离开过工地,没有休息过一天。在与工友们的共同努力下,困难终被踩在脚下,不可能终于变成可能。

    11月8日,太阳山庆华工业园区奠基仪式如期举行。各级领导登上主席台,脸上洋溢着满意的笑容。然而,高传礼的铁锹上并没有扎上红绸,他也没有留下与奠基石的合影。但是,他和工友们挥洒在会场的汗水和那一双双糙手,毋庸置疑地证明,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奠基人。

    三亮相:战之能胜

    奠基仪式拉开了项目建设的序幕。大批施工机械进入现场,各类建材像小山般堆放。而此时园区的围墙还没有建立,保证施工单位施工机械、施工材料以及公司设备的安全,是筹建指挥部面临的一项新任务。领导考虑再三,最后把信任的目光投在了高传礼身上。此时,刚刚忙了一个月的老高还没顾上回趟家安抚一下因匆忙离家而愧对的亲人和收拾一些准备长期作战的生活用品,又毫不犹豫地肩负起了场区安全管理的重任。每天特别是晚上,几万平方米的场区,四个相隔的施工区域,场区的每一条道路,料场的每一个角落都需要巡查,而人员却只有老高一人。

    高传礼做保卫工作可以说是行家里手,当武警战士和技校保卫干事的经历,使他积累了丰富的保卫工作经验。没有帮手,他去老乡家抱来了一只小狗,起名“贝贝”,陪他一起巡逻;保卫区域大,他就根据场地实际情况划分区域,不定期调整巡查路线;一个人体力有限,他便依据一般盗窃规律把夜间巡查时段重点放在零点至五点之间。11月的太阳山已经入冬,夜间的寒风不客气地从工地扫过,劳作了一天的人们都早早地回到工棚,取着暖,聊着天,陆续进入梦乡。而高传礼却要在这时将大衣、棉帽披挂齐全上岗巡逻,陪伴他左右的只有自己手中晃动的手电光和那只名叫“贝贝”的小黑狗。

    一天,细心的高传礼发现,在一堆施工材料的周围似乎有翻动的痕迹。他不动声色,暗下决心抓个现行。连续两天,工地上不见了“贝贝”,那束熟悉的手电光也不再晃动。原来老高在守株待兔,带着一名员工在场区隐蔽蹲守。蹲守可是苦差事,冻手冻脚不说,还要忍耐饥渴。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终于在第三个晚上,一辆拖拉机拖挂悄悄停靠在材料堆旁,车上下来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将钢筋、盘条搬上了车。老高一边安排报警,一边暗地里尾随着这辆拖拉机……终于在这伙人卸钢材的时候被公安人员抓了个现行。随后统计,这批被盗钢材有3吨多重,价值2万多元。

    2007年春节到了,公司和施工单位都放了假,万家团圆日,谁留下来值班?高传礼四个多月没有见妻子孩子了,他也很想念家人,但作为环保安监部部长,场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同事们的团圆年也应摆放在自己家团圆的前面。这一年的春节他是在工地度过的,看着冷清的工地,听着远处的鞭炮声,高传礼怀着心底对妻儿的那份愧疚,也想着同事们合家欢乐的喜悦,深深体会着一名共产党员的价值、一名从业者的成就感……整整一个冬季,高传礼用他的责任心,用他的勤劳、智慧,先后发现并制止了11起大大小小的盗窃事件,打赢了这场现场物资保卫战,为公司和施工单位挽回了经济损失,保证了施工的正常进行。

    绿色三级跳

    随着项目建设的推进,董事长对园区绿化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不仅要求与基建同步进行,而且要争取走在基建的前面。指挥部毫无争议地把园区绿化的大舞台交到了高传礼手上。让高传礼负责园区绿化工作是有“充分理由”的。那还是在准备奠基仪式的时候,除了彩钢房、标语牌以外,如何把会场再美化一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荒地铺上绿色。种草籽,来不及;铺草皮,又太贵。高传礼想到了小麦。他买来了麦种,撒在指挥部的院里,每天抽空用水车拉水浇地。不到十天小麦发芽了,绿绒绒一片,在当时太阳山的荒滩上煞是养眼,给奠基仪式增添了生机。也许就是这片幼小的生命给了建设者信心,在他们内心深处埋下了希望的种子,等待着来年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也正是这抹绿色,让高传礼与宁夏集团的绿化结了缘。

    一级跳:由荒向绿的转变

    2007年的春天到来了,太阳山的风沙一场接一场,整个园区黄沙漫天,沙粒打在脸上生疼,能见度有时只有2米。固沙造林确实不能再等了!应该按照边建厂边绿化的思路,迅速把绿化工作开展起来。高传礼看着园区蓝图,围着园区走了一圈又一圈,一个防风固沙、改变厂区环境的方案逐步思考成熟。他主动找到指挥部领导,谈了自己的想法。领导非常支持:“你就放手大胆干吧”。

    高传礼是工人的后代,从小在城区长大,从未干过种树育草的活。为高质量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他买来专业书籍,查资料、记笔记,向园林公司的园艺师傅拜师学艺,在干中逐步体会。绿化工作第一个艰巨任务是改良土壤。太阳山园区盐碱地较多,不适合苗木生长,怎么办?还是那句话“困难是暂时的,干!”高传礼带领员工先把绿化带的盐碱土层剥离,然后将基建施工挖出的未被盐碱化的深层土铺上,再从周边山里养羊的农户家拉来羊粪发酵,上到地里……这是一项大工程,指挥部调度车辆把土送到位,老高则要开着那辆山东拖拉机厂产的340型小拖拉机平过来犁过去……将近200亩的第一片绿化带,硬是这样整理出来了。第一批苜蓿籽撒到了地里,第一批树苗栽进了防风绿化带、栽到了规划道路两旁。天道酬勤。也许是老天眷顾这个被晒得黝黑、满身尘土的垦荒人,那一阵儿太阳山地区三、五天就下一场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新树生根了,苜蓿都长出来了,在这荒漠野地里收获了令人兴奋的片片新绿。一个夏天,老高黑了一层、瘦了一圈,但园区却新添了层层绿毯、条条绿荫。

    为降低绿化成本,高传礼建起了苗圃。首期培育的万株树苗,如今已经遍布园区的各个角落,抬眼望去,到处是一片郁郁葱葱。开荒绿化一干就是八年。最近的一次开荒是2014年春季,园区一号大门北侧一片50亩的坑洼地,在高传礼和他工友们手中又变成了良田。八年中,高传礼带领着园林处先后开垦荒地2000多亩,其中经济垦植区500多亩。大面积的草植由苜蓿发展到萱草(黄花菜)、冰草等,不仅覆盖了泥沙,让荒山变成了绿坡,还为养殖提供了饲料。各类植物的合理密植,明显起到了防风固沙作用,沙尘与风为伴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二级跳:由绿向美的拓展

    土质改良了,花草树木能种活了,但这仅仅是开始。高传礼想的是,要把庆华园区建成一个优美的大花园。用他的话说,有绿还要美才是真正的绿化。园林是门学问,是学问就要学习。高传礼先后到吴忠市、银川市等多家园林公司观摩,走访园林工人和园艺师,掌握植物特点,比如高矮、颜色、花期、落叶期以及生长条件,再对照园区的项目建设规划和绿化区域,对整个园区开始了精心的园林设计。哪些地方栽花、栽什么花,哪些地方种树、种哪些树,哪些地方植草、植什么草,哪些地方需要造型、造什么型、用什么植物……所有问题都需要作出合理的解答,包括花草的颜色搭配、花期的衔接、长青树的比例、经济类与观赏类植物的比例等等。这项工作对高传礼来说可不比挥锹抡镐来的轻松,一趟一趟地请教,一夜一夜地苦熬,一稿不满意,再出二稿;一有新想法,又另起炉灶……经过多少个日夜,一个因地制宜,随坡就势的绿化蓝图终于形成了。

    这是一个庞大的计划,不可能一蹴而就。高传礼便从年度投资、人工设备、项目施工进度、季节等方面考虑,制订了分段、分片、分步骤的绿化实施方案。他带领部门仅有的5名员工,首先从地形造型开始,该平整的平整,该造坡的造坡,育肥施肥改良土质;到了栽种季节,他从苗木验收、栽种顺序、树坑规格、栽植效果、栽后养护上严格把关,保证每一个环节都衔接有序,每一道工序都符合规范,力求栽一棵活一棵,栽一片美一片,栽一路绿一路。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园林蓝图变成了现实,绿化面积达到100多万平米,矮牵牛、八瓣菊、蜀葵在主要道路两侧大面积种植成功,园区杨树、柳树、榆树、国槐、松柏等各种树木96万株,成活率达到90%以上。湖岸边柳丝花影,道路旁杨挺槐香,山坡上松榆错落,楼群间花池绿墙。花园式的工业园给了开拓者们家一样的感觉。高传礼的笑脸就像园区广种的丝棉木上那一簇簇红彤彤的“四角星”一样绽放。

    三级跳:由美向生态的飞跃

    园区园林化目标的实现是与公司煤化一期工程同步完成的。随着煤化一期项目的建设,高传礼也逐渐对煤化工业有了了解。他知道,减排治污是煤化工发展的重要一环,而绿色植物对于吸收二氧化碳有着很好的作用。此时的高传礼第一次把绿化工作从单纯的绿化美化提升到了清洁煤化工事业的层面、提升到了绿色循环的自然生态境界。

    认识的飞跃再次为高传礼追求更高目标插上了翅膀。一个更大的设想在他心里孕育出雏形:更大面积的植被、更多品种的植物、更为便利的基础设施……总之,要建设一个水土、绿植更加和谐互利的植物群,打造园区良好生态,为清洁煤化工事业贡献力量。

    凤凰台南侧一个350亩的生态园开工了。高传礼带着他的老伙计“山拖340”不知疲倦地耕耘着……经过他和他的伙伴们那一双双糙手,乔木、灌木、花草、花卉,果树、长青树等20余种植物先后在生态园落户,春天的桃花、杏花有粉有白,秋天的桑葚、李子有紫有红,冬天的云杉、侧柏有青有绿,夏天的花蔓、阔叶有彩有荫;灌溉系统进行了升级改造;上万株白腊苗圃也栽种成活;一个完整的生态园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呈现在人们的视野。高传礼的又一个梦想成真!

    行话说“三分在种七分在养”。为了维护好公司园林和生态园,高传礼自费购买了许多关于绿化养护的书籍,他白天对植被生长情况及浇灌情况进行巡查,晚上回到宿舍还要带着发现的问题查阅资料。提起那时的老高,许多人都记得,他的心已经拴在了林木上,每当在路上遇到他,虽然他的嘴在与你说话,但眼睛却始终盯着周围的树木和花草。太阳山是典型的西北气候,天气只分冷热两种,冬天冷起来,穿几层棉袄抱着暖炉都会冷得发抖;夏天热起来,光着膀子吹风扇仍会满头大汗。而高传礼一年四季不闲着,春季补种树苗,夏季浇灌、清理死树,秋季打药、收花籽,冬季修剪树枝……他“享受”着冷热两重天,每天天不亮就出现在绿化区,晚上12点多做完巡检记录才能休息。他清楚园区绿化道路有多少条,灌溉管道有多少微喷、多少摇臂、多少阀门,他惦记着几十种植物不同阶段的各种所需,却在孩子面临高考最需要父亲陪伴、鼓励的时候,把遗憾留给了自己,把需要献给了使命。他说:“绿化工作是个赶季节、赶气候、赶时间的工作,错过了,就会影响成活率”。实际上,大家和他本人心里都明白,孩子的成长何尝不是这样呢?

    不到三年时间,园区的绿化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绿化面积133万平米,种植各类树木百万余棵,培育各类苗木150万株,大大提高了园区的固碳释氧作用。2008年7月,宁夏庆华一期煤化工项目2号焦炉建成投产。同年10月,参加宁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大庆的各界代表来到庆华公司参观,对这片荒漠上的煤化工绿色园区发出了不可思议的赞叹声。

    舌尖三部曲

    高传礼不是一个固步自封的人。绿化工作的巨大成功和来自吴忠市“绿化工作先进个人”的奖励没有让他歇下来“吃老本”,他又在编织新的更美的梦想。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员工数量在成倍增加。老高要把他绿化的经验用到种菜上,既能绿化荒地,又可降低餐厅的蔬菜采购成本,何乐而不为呢。他又一次披挂上阵了。

    一部曲:百亩蔬菜基地

    高传礼又“自找苦吃”了。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园区苦水河北侧的大片荒地。2010年开春,在公司领导的支持下,他那台“小山拖”又欢快地奔跑起来。犁地、平地、打埂、施肥、灌水,绿化处全员上阵,硬是赶在清明前开垦出了110亩菜地。种瓜点豆的时候到了,大家手拿菜苗站在地头上,心中充满着成就感。老高说,这只是阶段性胜利,最终要看收成。茄子、黄瓜、辣椒、番茄等十余种蔬菜苗栽进地里,萝卜、豆角、菠菜等十多种菜籽播撒在地里,只要是在本地能买到菜苗菜籽,都在菜农的指点下种到了地里。老高就是要试一试哪些品种最适合这个土壤,他就是要学一学各种蔬菜的栽种管理办法,他就是要蹚一蹚建设蔬菜基地的路子。

    与园林绿化相比,菜地的管理要精细得多。从菜秧养护开始,一棵一棵的幼苗,要一棵一棵地护理,间苗、除草、搭架、掐枝、牵线都是一对一的。由于人手少、菜地面积大,每个人都是没白没黑的干,一蹲就是半天,想站起来时都很困难。打药要打匀,施肥要到位,浇水要应时,无论哪一个环节,高传礼都是一边查阅蔬菜种植资料,一边向菜农取经,一边在地里亲身体验。他每天早上5点就到地里,晚上最后一个回到宿舍。跟他一起干活的工人受他的“影响”也都早早地起床,平时开玩笑时常把老高叫作“高扒皮”。

    丰收的季节到了,这一年,仅蔬菜和玉米就取得了近20万元的经济收益,为员工餐厅提供了时令蔬菜,减轻了后勤保障压力。一年开荒,百亩基地,一年结果,千人受益。高传礼再次搓着那双糙手笑了。

    二部曲:百畦蔬菜大棚

    首战告捷,乘胜前进。当过兵的老高谙熟这个道理。借着秋收的喜悦,他带领工人们收集建材废料在菜地里搭起了四个简易蔬菜大棚,利用秋末冬初向大棚要效益。

    大棚种植的过程是很复杂的。高传礼知道,自己虽然已经积累了一些种菜经验,但大棚种植完全不同于开荒、栽树式的粗犷风格,而是讲求精准量化的细工慢活,其技术含量和作业成本要明显高于露天种植。如何经济有效地管好大棚、用好大棚?又一个新的课题摆在老高面前。

    翻开专业书籍,地膜、棚膜、采光、通风,整畦定植、反季栽培、软化栽培、促进栽培,温度调控、病虫害调控、水份气体调控,二氧化碳施肥技术、滴灌技术、避免肥害等等新名词一股脑映入眼帘,这让有着大专学历的高传礼也不禁眼花缭乱。还是那句话,困难在勇士面前永远是暂时的。学,不会就学,干中学!就拿保温、通风来说,本身是对矛盾,再加上湿度和二氧化碳浓度的调整,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就需要格外用心。虽然早晨、中午、晚上通风有规律,但季节不同、天气不同、风向不同、蔬菜生长期不同,就必须作出相应调整。这段时间高传礼几乎就长在大棚里,动则忙里忙外,静则书不释手,晚上睡觉有点风吹草动就往大棚跑。就这样,凭着老高的钻劲和韧劲,大棚首茬获得了不错的收成,当年冬季就让员工们吃上了新鲜的蔬菜。

    第二年,老高重新规划了蔬菜园,又投资6000元建起了3个新大棚,不但增加了蔬菜种类,还根据蔬菜收获的季节性和可套种性,种植了香瓜、西瓜等瓜果,蔬菜基地建设登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而此时,正值公司与酒钢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生产高限运行,基地不仅向职工食堂供应了充足的蔬菜,有力保障了一线生产,还把多余的蔬菜按低于市场价50%的价格卖给当地员工,丰富了员工的菜篮子,得到大家的交口称赞。

    三部曲:百头家畜存栏

    高传礼的字典里没有满足。他像一个不知疲倦的军人,又迅速开辟了新的战场--养殖。养殖不仅能够为员工供应肉制品,牲畜粪便还能反哺菜园,玉米秸秆和草场还能提供饲料,真正实现养殖种植的生态循环。2012年,他先搭起了临时猪圈和羊圈,买了两只猪仔和50只羊,搞起了养殖试验。老高是个看准了就干,要干就一定干好的人。他再次运用起“学习、请教、实践、提高”的法宝,经过一年的小规模试养,老高摸到了门道:只有实现养殖与繁殖的结合,效益才会显著提高。他再一次向自己发出挑战,一咬牙买回两头种猪、两只公羊,开始了孕育新生命的探索。

    无需赘言,困难再次在高传礼面前败下阵来。仅两年时间,养殖场就发展到猪舍800平米、牛舍260平米、羊圈1200平米、鸡舍640平米的规模。家猪、野猪、藏香猪,山羊、绵羊、奶羊,家鸡、火鸡、珍珠鸡,还有鸽子,都在有序繁殖。目前存栏:猪70头、羊280只、牛8头、鸡150只、鹅70只、鸽子160羽。形成了以种促养、种养结合的发展模式。食堂餐桌的肉蛋齐全了,职工舌尖的味道丰富了,老高的又一个目标实现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老高是几百头家畜的“司令官”,可养育这支“队伍”的许多艰辛,只有他自己知道。

    家畜繁殖重在产前看护和产后保护。母猪要生产时,必须守在身边,哪怕是两天三天也不能有丝毫闪失。一次,养殖场只有老高一个人,当夜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经验告诉老高,这样的天气容易引起母猪早产。他心里惦记着那头快到产期的母猪,连忙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到猪圈,虽然他早已是一名给猪、牛、羊接生过很多次的合格“稳婆”了,但在这样的坏天气、又没有其他人做帮手的情况下接生,高传礼还是第一次。他多少有些紧张,但他没有退路。他抱来干草给母猪垫上,拌好了给母猪生下猪崽后加餐的精饲料……在哗哗的雨声中陪伴着老母猪。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终于老母猪有了动静,一个、两个、三个……一连6只小猪崽让高传礼顺利地接生出来。吃了加餐的老母猪躺在干草上休息,小猪崽挤在妈妈怀里吃着奶,可忙活了一夜的老高却还不能休息。熬夜的疲惫与收获的喜悦同时挂在老高的脸上,满手的污渍还来不及清洗,他不时调整着猪崽吃奶的位置,他要看护着小猪崽在吃奶时不被妈妈压住,直到小猪崽能够自主行走。老高就是凭着这股敢想、敢干、苦干、巧干、实干的劲头,实现了建成养殖种植一体化生态园的又一个梦想。

    经过在宁夏庆华园的十年,高传礼那双拿铁锨、握方向盘、栽树苗、种菜、接生、铡饲料的手,已然成为一双创造的手、神奇的手、饱含故事的手。他把忠诚写在手上,他把人格握在手中。尽管笔者现在还未能完全读懂这双手,但我已经领会到董事长关注这双手的深意。因为,这是一双值得所有庆华人骄傲的手。

    后 记

    就在我们采写这篇通讯的时候,我们看到园林管理处现在加上老高只有3个人,面对这上千亩的绿化区域和种养殖基地,尽管雇请了3个临时工,工作依然十分辛苦。高传礼索性就吃住在养殖场,一个人当三个人用:白天开着洒水车给绿化区域浇水,检修浇灌管网,给大棚通风,按时给蔬菜搭架、打药、施肥,还要给牛羊铡草,给猪、鸡、鹅拌饲料;晚上要看护即将下仔的猪、牛、羊,看护幼崽,还要关照抱窝的鸡鹅……此时,这位生长在城里的工人子弟,俨然就是一个不知疲倦的资深农民。

    高传礼回家更少了。他儿子对笔者说:“我爸在庆华十年,我妈十年没有因家事让他分过心,我妈是怎么想的,我现在也能理解一些。可我爸去庆华时我刚16岁,正是成长的关键时期,十年了,我与他相处还不足一个月……可我不怨他……”孩子的声音是哽咽的,笔者的鼻子也已经阵阵发酸。曾经有人问高传礼:“你拼死拼活抛家舍业的干这些,为了啥?”高传礼说:“我就为庆华对我的信任。我干的一切都是庆华给我提供的平台,如果没有这个平台,我服务社会就没有用武之地,我要报知遇之恩。”

    为“中国梦”的实现尽微薄之力,是老高不变的世界观;在平凡工作中追求不平凡,是老高秉持的人生观;你对我有情我必须对你有义,是老高朴素的价值观。乍一听简简单单,细一想沉沉甸甸。就是这质朴的“三观”,加上他勤奋、坚定、刚毅、沉稳的性格,成就了他的业绩,也让人们认识了这样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

    直到现在,高传礼敢于开创的步伐仍未停歇,他又把眼光聚焦在了苦水河上。苦水河水量充沛,碧波粼粼,但盐碱超标、重金属超标。如何无害利用苦水河水,是他给自己出的又一个课题,而且已经开始了有益的探索。他在苦水河边的岸坡上载上了红柳、枸杞……他抽出苦水河水经过不同程度的净化浇在林木试验区不同树种、不同大小的树下……我们期待他的成功。但无论成功与否,他那种自我加压、锲而不舍的精神已彻底地征服了我们,让我们感动着、敬佩着……

    再仔细看看高传礼这双手吧,“心灵手巧”、“心大手糙”,读懂它就会知道,它是怎样炼成的。

    (郭志纯 王小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