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中国人就是因为太聪明了,5000年都受穷!

来源: 北京总部
编辑: 王涛
发布时间: 2016-08-04
访问量: 6270

    ▌世界上只有善于自我批判的公司才能存活下来

    华为公司发展到目前的规模,面临的挑战只会更大。要么停滞不前,逐渐消沉,要么励精图治,更上一层楼。正所谓不进则退,谁能把我们打败?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如果我们不能适时地调整自己,我们就会把自己打败。古往今来,一时成功者众多,持久的赢家很少。失败的基因往往在成功时滋生,我们只有时刻保持危机感,才可能永立潮头。

    华为要不断进行自我批判,抛弃一切可以抛弃的东西,虚心向业界最佳学习。中国人就是因为太聪明了,5000年都受穷。日本人和德国人并不比中国人更聪明,但日本人和德国人比中国人富裕不知道有多少倍。中国人如果不把这个聪明规范化起来的话,将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华为公司到底能活多久?如果从华为公司的现实来看,是一天不改进就会死亡,多改进一天,生命就多延长一天。只有我们不断去改进,生命才会不断延长。包括比尔.盖茨都说微软离破产只有18个月,也不敢说三年后他的公司是什么样子,更何况华为公司连管理体系都没有建立起来,能盲目乐观吗?

    如果一个公司真正强大,就要敢于批评自己,如果是摇摇欲坠的公司根本不敢揭丑。如果我们想在世界上站起来,就要敢于揭自己的丑。正所谓“惶者生存”,不断有危机感的公司才一定能生存下来,因此华为公司是一定能活下来的。

    ▌只有强者才会自我批判,也只有自我批判才会成为强者

    前几年华为最困难的时候,我们说是华为的冬天。其实这篇文章不是想说自己多么有水平,而是对我们自己犯的错误进行自我批判,当时我们也冒进、盲动了。当时为什么不冷静呢?如果当时冷静,不跟着潮水盲动,不抢占滩头阵地,我们到今天还会是几十个人的公司,个人收入可能比现在好一点,但公司永远没有规模,仍然是很小的公司。所以我们跟着浪头前进,幸好我们划水的手劲不大,划不快,朗讯、北电跑在前面,浪太大,呛水了。我们看到他们呛水了,我们就往回跑。

    华为的冬天就是这样,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错误,批判我们的错误,真真实实地改进我们的错误。当花儿开的时候,花蕾没有了,我们不要悲观,花蕾总要长大的。当花儿谢了,果子长出来了,我们也不要失望花儿没有了。任何否定之否定,都会伴随新的生命成长。华为这些年自我批判也是从花儿变成了果实。

    20多年的奋斗实践,使我们领悟了自我批判对一个公司的发展有多么重要。长期坚持自我批判的人,才有广阔的胸怀;只有长期坚持自我批判的公司,才有光明的未来。自我批判让我们走到了今天;我们还能向前走多远,取决于我们还能继续坚持自我批判多久。

    自我批判是无止境的,就如活到老学到老一样,陪伴我们终身。学了干什么?就是使自己进步。什么叫进步?就是改正昨天的不正确。自我批判,不是自卑,而是自信,只有强者才会自我批判,也只有自我批判才会成为强者。自我批判是一种武器,也是一种精神。

    我们提倡自我批判,但不压制批判。为什么不提倡批判?因为批判是批别人的,多数人掌握不了轻重,容易伤人。自我批判是自己批自己,多数人会手下留情。虽然是鸡毛掸子,但多打几次也会起到同样的效果。

    这个时代前进得太快了,若我们自满自足,只要停留三个月,就注定会从历史上被抹掉。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进攻就是进攻我们自己,永不停歇,直到死的那天。每日三省吾身,坚持自我批判。全世界美国和日本自我批判的精神最强,他们天天骂自己,美国大片里描述的不是美国打输了,就是白宫被夷为平地了;日本也天天胆战心惊,如履薄冰。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批判,现在我们很多人就容不得别人说半句坏话,进攻就是进攻自己,永无止境。

    ▌开放、妥协的关键是如何掌握好灰度

    我们处在一个变革时期,从过去的高速增长、强调规模,转向以强调效益的管理变革,以满足客户需求为目标,从而获得持续生存的能力。

    开放、妥协、灰度是华为文化的精髓,也是一个领导者的风范。中华文化之所以活到今天,与其兼收并蓄的包容性是有关的。中华文化也是开放的文化,我们不能自己封闭它。向一切人学习,应该是华为文化的一个特色,华为开放就能永存,不开放就会昙花一现。在前进的路上,随着时间、空间的变化,必要的妥协是重要的。没有宽容就没有妥协;没有妥协,就没有灰度;不能依据不同的时间、空间,掌握一定的灰度,就难有合理审时度势的正确决策。开放、妥协的关键是如何掌握好灰度。

    一个清晰方向是在混沌中产生的,是从灰色中脱颖而出的,而方向是随时间与空间而变的,它常常又会变得不清晰。并不是非白即黑,非此即彼。合理地掌握合适的灰度,是使各种影响发展的要素在一定时期里达到和谐。这种和谐的过程叫妥协,这种和谐的结果叫灰度。

    “妥协”一词似乎人人都懂,而懂得它与实践更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我们华为的干部,太多比较年轻,血气方刚,干劲冲天,不大懂得必要的妥协,也会产生较大的阻力。我们纵观中国历史上的变法,大多没有达到变革者的理想。我认为,面对他们所处的时代环境,他们的变革太激进,太僵化,冲破阻力的方法太苛刻。如果他们用较长时间来实践,而不是太急迫,太全面,收效也许会好一些。其实就是缺少灰度。方向是坚定不移的,但并不是一条直线,也许是不断左右摇摆的曲线,在某些时段中来说,还会画一个圈,但是我们离得远一些,或粗一些看,它的方向仍是直指前方。

    坚持正确的方向,与妥协并不矛盾,实现目标方向过程中的一切都可以妥协,只要它有利于目标的实现,为什么不能妥协一下?当目标方向清楚了,如果此路不通,我们妥协一下,绕个弯,总比原地踏步要好,干吗要一头撞到南墙上?

    在一些人的眼中,妥协似乎是软弱和不坚定的表现,似乎只有毫不妥协,方能显示出英雄本色。明智的妥协是一种交换,是一种让步的艺术,为了达到主要目标,可以在次要目标上做适当的让步,妥协也是一种美德,而掌握这种高超的艺术,是管理者的必备素质。

    如何理解“开放、妥协、灰度”?不要认为这是一个简单问题,黑和白永远都是固定的标准,什么时候深灰一点,什么时候浅灰一点?领袖就是要掌握灰度。

    ▌用规则的确定来应对结果的不确定

    未来形势扑朔迷离。我们要用规则的确定来对付结果的不确定,这样不管形势发生什么变化,我们都不会手忙脚乱,沉不住气,没有主意。

    华为公司未来的胜利保障,主要是三点要素。第一,要形成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集团,但这个核心集团要听得进批评。第二,要有严格有序的制度和规则,这个制度与规则是进取的。第三,要拥有一个庞大的、勤劳勇敢的奋斗群体,这个群体的特征是善于学习。

    有人说现在修了“高速公路”,但没有业务规则,你们可以起草,然后征集所有相关部门意见,围绕业务目标“多产粮食、增加土地肥力”来形成共识。最后形成有效规则,每个部门都要遵守。什么是规则?具有确定性,不能随意更改。

    不同国家、不同时间、不同场景,风险是不一样的,我们对各种情况应有预案,尽可能减少损失,确保我们的业务不保守运作。不能因风险我们就不前进了,也不能因前进而不顾风险。

    (王建军摘自:正和岛)